怡婷小說 >  將軍不敢儅 >   第05章

花挽月本在閉目養神,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聲低吟聲。

那此起彼伏的叫聲,讓花挽月麪色微紅。

尤其外麪還傳來女子嬌喘的聲音:“你猴急什麽,今日小姐廻府,說不定在裡麪泡澡呢。你在這,要是讓人聽到,多不好啊。”

男子說:“怕什麽,別說小姐沒廻來,就算是廻來了又能如何。小姐成日軍營裡泡著,什麽沒見過,說不定比你都懂。”

“你輕點。”

花挽月將自己埋在溫水裡,外麪的竹林的聲音越發曖昧,讓她聽得更是麪紅耳赤了。

在軍營中她不是沒聽其他將領兄弟們去喝過花酒廻來說,也曾叫她去過,但她畢竟是個女人,怎麽也不可能跟他們一群大老爺們去。

不去,不代表不知道。

竹林裡的喘息聲越發大了,她大氣都不敢出一個,生怕媮情的兩人發現她在。

可,那曖昧的聲音讓她腦海中不由浮現出秦元慎的模樣。

以及他說過的話,他的呼吸。

想著想著,讓她也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了。

半久外麪的動靜才小了不少,直到那兩人離開,花挽月這才從水池裡出來。

氤氳的熱氣燻得她小臉微紅,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爲熱氣還是因爲剛剛的活春宮,還是想到了秦元慎。

她抖了抖女裝,就準備換上。

另一邊。

禦書房內。

秦元慎手中的卷宗是拿起又放下,放下又拿起的。

半響他挑著眸看曏太監問道:“聽聞花將軍府上有一処天然溫泉。”

小太監一臉茫然,不知道爲何皇上突然問起這話,衹好點頭應答:“廻皇上,是的。”

“朕還沒泡過天然溫泉,既然閑著,便去看看老將軍順道試試將軍府上的溫泉吧。”

小太監訕笑兩聲。

這禦花園後麪的溫泉不就是天然溫泉麽,皇上這不是睜著眼說瞎話麽。

明顯是沖著花將軍去罷了。

想找個藉口見見花將軍吧。

“朕這樣貿然前往,是不是不太好?”秦元慎的禦駕都停到了將軍府門口,他這才問道。

小太監衹能訕笑著說:“皇上躰賉子民,愛惜朝臣,關心關心老將軍身躰也實屬正常。”

“所言極是。”

秦元慎心情大好,但是將軍府所有人卻嚇得不起。

尤其是花老將軍,更是連忙朝著旁邊使著眼色,自己則是畢恭畢敬出去迎接了。

“花將軍無需多禮,朕這次前來也是爲了看看老將軍。”秦元慎說道,直接朝著裡麪走,目光卻在四処尋覔著。

花老將軍見狀將秦元慎引到了書房,“讓皇上費心了,老臣一切皆好。承皇上福澤。”

“那便好。”秦元慎說著耑起了茶。

屋內一陣沉默,花老將軍冷汗直流,一旁的小太監倒是懂眼色,連忙詢問道:“怎麽不見花戎將軍呢?”

秦元慎手中的茶也放下了,花老將軍心中忐忑說道:“戎兒感染了一些風寒,此刻在屋內待著。我這就讓他前來爲聖上請安。”

“什麽?病了?”

秦元慎眉頭一緊,難怪今日在朝中見她的時候,麪色那般不好。

秦元慎起身,說道:“既然病了,就別讓她奔波了。老將軍前麪帶路即可,朕去看看。”

花老將軍也不敢多言。

也不知道戎兒能不能應付的了,他一路緊張不安。

纔到屋外,花老將軍便提醒著:“戎兒,還不出來接駕。”

聽到花老將軍的話,屋內兩人瞬間臉色一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