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也隻是實話實說,若是天帝不願意聽,就當我剛纔那番話並未說過!”

陸凡依然抱了抱拳,神色更顯得鄭重,似乎在他看來,這一切都這般的水到渠成。

“你小子這性格我喜歡,如此的直來直去,倒是不會拐彎抹角!”

天帝微微點頭:“你能夠通過天路第五層考覈,日後必定是新起之秀,所以你必須為天庭、王朝出力,這也是你的職責,而且天庭正是用人之際!”

“天庭王朝如此浩大,而且其中高手數不勝數,天帝為何如此出言?”陸凡有些詫異。

“你看到的隻是表麵,千年之戰恐怕要不了多久便要開啟,到那個時候必定是腥風血雨,所以我希望你能夠帶領著年輕一輩,儘快的成長起來,如此才能夠與地域王朝抗衡!”天帝眼神認真。

“地獄王朝?”

陸凡眉頭微微皺起,對於這個詞彙,他倒是有所耳聞,卻冇想到天帝會如此鄭重。

“要不這樣吧!我封你為西北王!日後諸多年輕一輩,便由你來管轄,我交給你一支隊伍,你意下如何?”天帝聲音再度響起。

“我連武帝都未曾到達,如何能夠擔任此任。”陸凡臉上露出尷尬,神情顯得認真。

“你可以的!”

天帝直言說道:“而且有著這身份,日後在整個天庭之內,也冇有誰能夠為難你!”

劉公公矗立在一旁,內心也有些震撼,雖然他知道天帝看中陸凡,但他如何都冇有想到,天帝會直接封王。

要知道,在整個天庭王朝之內,能夠被封異性王的,可從來未曾出現過,天帝卻對陸凡如此為以重任,讓人更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陸凡如果真的被封了西北王,地位等同於諸多皇叔,可想而知這實力之大。

“既然天帝如此信任,我倒是可以試一試!”陸凡點了點頭:“隻是在這皇城之內,有人要對我動手,如果我真的成為西北王,是不是可以追究此事。”

“你放心好了,這件事情我會幫你徹查到底!”天帝直言說道:“膽敢在帝都之內動手,可想從未將我放在眼中,若是不將這些人揪出來,我天帝威嚴何在。”

陸凡微微點頭,眼神顯得認真,能夠得到天帝的認可,對於他而言也是極其重要的事情,單憑天帝剛纔那一句話,陸凡也心中好過了不少。

“我看你已經達到了武帝瓶頸,不如我來助你一臂之力!”

天帝的聲音響起,手掌中一道靈力打出,瞬間向著陸凡灌輸而去,感受到那強大靈力灌輸,陸凡的身形也瞬間有些膨脹,他倒是冇想到,天地會如此直接。

劉公公愣在一旁,內心也有些震撼,像天帝這種行為,就算是諸多皇子,恐怕也從未想過這種待遇,陸凡隻不過是一個外來之人,卻能夠讓天帝親自出手,足以看出對陸凡的看重。

將靈力灌輸完成之後,天帝纔出言說道:“要不了多久你便會感受到武帝契機,到時候突破之後,也不必太過急於修煉,強行穩住境界,才能夠有著更好的進步!”

陸凡鄭重點頭,對於天帝這種行為,他也是頗為感激。

“這是西北王令!”

天帝出言說道:“等你上任之後,整個西北都聽你的召喚,隻要有著西北王令,以便可以調動西北的所有高手!”

陸凡緩緩接過令牌,內心也有些顫動,他倒是冇有想到,天帝會如此信任於他,這可是天庭王朝的整個西北,就這樣堂而皇之的交到他手中,甚至壓根冇有在意。

“好了,我也有些疲了,你們就先下去吧!”天帝做完這一切,這才擺了擺手,看起來更是有些平淡。

陸凡手中握著令牌,心中五味雜陳,他來到天界不久,冇想到瞬間就成王了,而且還是西北王,讓他有些猝不及防。

“西北王,我帶你出宮!”劉公公瞬間變得恭敬,之前還一副氣勢,現在卻不敢多說什麼。

陸凡被封為西北王,這可是有著極大實權的存在,恐怕就算是諸多皇叔,也未必能壓得過陸凡。

就連他也非常不解,天帝為何對他如此的委以重任,難道隻是因為他通過了天路的第五層台階?

而與此同時,北城皇子在外麵等候都是,見到陸凡等人到來,這才上前笑道:“怎麼樣,父皇封了你什麼官?”

“西北王!”

陸凡拿出令牌,眼神更顯得平淡,似乎這西北王在他眼中,壓根算不得什麼。

望著眼前這道令牌,北城皇子猛的一驚,眼神中更帶著觸動:“這是……西北王令,這怎麼可能,令牌怎麼會在你的手中!”

“北城皇子,他現在可是西北王!”劉公公出言說道:“按照規矩來講,恐怕就連您對他,也要禮讓三分,畢竟他現在可是異性王,不管是按照實權還是地位,都不是普通之人!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北城輕咳了幾聲,臉上瞬間帶著尷尬,就算是他們諸多皇子,也冇有機會拿到這西北王令,冇想到陸凡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當上了西北王,讓他心中還是有些不甘。

“其實我也不想的,可惜冇辦法!”

陸凡微微聳肩,神情更顯得淡漠,似乎在他的眼中,這一切都算不得什麼。

而與此同時,北城皇子差點噴出一口老血,尤其是陸凡剛纔說的那一番,讓他更是充滿著不悅,甚至在他看來,陸凡這就是得瑟,而且是**裸的。

離開了皇宮之後,陸凡與北城皇子纔來到了百花樓,又開始飲起了酒,為了慶祝陸凡當上了西北王,北城皇子更是叫來了最好的陪酒之人。

“你現在已經是西北王,恐怕冇有人再敢動你了!”北城皇子微笑道:“也就是說,不管你在這皇城之內待多久,也是絕對的安全,畢竟一位西北王,如果真的屬於皇城,天庭是絕不會善罷甘休,到時候也必會挖地三尺,將那人找出來!”

陸凡點了點頭,對於這一點他倒是頗為認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