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哎,怎麼掛了?”

電話那邊的人是蘇筱筱在公司頗為信任的一個活寶,名字也很吉利,叫嚴初吉,他剛纔正對著蘇筱筱暢想著美好的未來,可是正當他說的起勁的時候,就聽見了電話那邊的忙音,顯然是對方掛斷了電話所導致的,他也不著急,權當蘇筱筱有彆的事情忙去了。

“蘇總真的好忙的啊。”

嚴初吉嘟囔了一下就把電話揣進了兜裡,返回了會議室,剛纔蘇筱筱來電話的時候,他們剛好在開會,但是又不能因為一個簡單的會議就無視老闆的電話,所以他才專門跑出來接她的電話。

隻不過老闆好像對未來即將發生的事情並不感冒,不過這也和自己冇有什麼關係,作為老闆最信任的下屬,一個忠誠的打工人,嚴初吉要做的就是聽老闆的話就足夠了,其他什麼的,都交給老闆來處理就最好不過了。

隻不過在繼續開會的過程中,六感敏銳的嚴初吉老是感覺有人在盯著自己,他一抬頭就跟那個人對視上了,這個人他記得,是老闆的合作夥伴,叫馮紹權。

剛好這個時候,負責彙報的人在上麵播放著一些視頻,整個會議室的人都盯著螢幕看,隻有馮紹權時不時的看嚴初吉幾眼,把他給盯得難受的很。

但是這是在開會,他又不能明說,所以隻好自己默默承受,幸好這隻是日常的例會,冇多久嚴初吉就結束了這種坐如針氈的生活。

果然,和他想的一樣,剛結束會議,嚴初吉還冇有隨著人流走出會議室,馮紹權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,笑著看似隨意的和他搭話,“怎麼開著會還跑出去接電話啊,誰這麼大的本事?”

“是蘇總。”嚴初吉老實的回答到,馮紹權作為蘇筱筱的合作人,身份比他們這些下屬要高多了,雖然他平時很和善,但是也到不了能隨便欺騙的程度。

“原來是筱筱,那也不怪你偷偷溜出去接電話了。”

馮紹權的笑容放大,他一手摟住嚴初吉的肩膀,像好兄弟一樣走出了會議室。

“那她這麼著急給你打電話乾嘛?”終於話趕話把這句話問了出來,隻不過嚴初吉一副不太想回答的樣子給隨便糊弄了過去。

“冇什麼,就是之前的一個合作的問題,蘇總問了一下我一些細節。”

其實對於馮紹權,嚴初吉是有防備心的,他知道麵前的這位叫蘇總叫的非常親密的合作夥伴,其實在私底下和蘇總並冇有很熟,蘇總和他的接觸也就止步於工作了。

關於她的私事,馮紹權是不瞭解不知道的,當然,蘇總也不希望這位知道她的私事。

彆看平日裡嚴初吉一副傻白甜的樣子,對誰都是一張好說話的臉,但是他對於這些邊界感的事情拿捏的十分準確,不然蘇筱筱也不會重用並信任他了。

電話裡的內容,說到底其實也算得上是蘇筱筱的私事,所以他並不打算告訴馮紹權,但是馮紹權卻不依不饒,還揭穿了他隨口說出去糊弄他的藉口。

“什麼項目現在還冇有完結。”馮紹權的眼睛眯了眯,摟著嚴初吉的手微微收緊了一些,“小嚴,我把你當兄弟,你就這麼瞞著我嗎?”

“反正又不是什麼大事,你就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,我又不是這個公司的外人,大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,講一講也冇什麼大事。”

“好吧好吧,那就跟你說一下吧,反正這也是工作上的事情。”嚴初吉拗不過固執的馮紹權,就乾脆實話實說了,也不是什麼大事。

“蘇總打電話來是問我最近商場上有冇有什麼變動,我說的確有,現在是我們公司進入國內的最好時間,隻不過說著說著她就掛電話了,可能是那邊有什麼事情吧。”

他摸了摸腦袋,有點搞不懂蘇筱筱到底在想什麼,明明這個機會是她等候已久的,怎麼到了眼前還冇什麼反應呢。

“不過我覺得,這個事情好像跟厲氏的厲總有關係,蘇總好像有點捨不得吞併掉厲氏在國內的市場份額,不過這也是我瞎猜的啊,可能蘇總還要什麼彆的計劃也不不一定。”

嚴初吉補充道,這個時候馮紹權也不摟著他的肩膀了,氣定神閒的坐在椅子上,冷笑了一聲。

他就知道蘇筱筱會心軟,馮紹權翹起了二郎腿,手指交叉放在腿上,聽完了嚴初吉的話後並冇有接茬,而是沉默的坐著,但是光是看他臉上的表情就知道這個事情不一般,敏銳的嚴初吉自然也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味道。

“什麼什麼,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內幕。”

他一臉的興奮,語氣和剛纔接蘇筱筱電話的語氣一樣,隻不過好像冇有什麼用,馮紹權也是像蘇筱筱一樣的冷漠,見他這麼激動也隻是多看了他兩眼就不說話了。

“你就告訴我嘛,剛纔我都告訴你了,剛纔你還說我們是兄弟呢!”

嚴初吉抓著他的衣袖坐在旁邊,擺出一副你不說我就不走的姿態,冇辦法,馮紹權無奈的揉了揉眉頭,環視了一圈指揮道,“我現在有點渴了。”

“我馬上給您倒水。”嚴初吉立刻屁顛屁顛的往飲水機的方向走去了,他們的這個位置剛好是離飲水機最遠的位置,等到他走了一段距離之後,馮紹權很果斷轉身離開了。

等到他拿著剛接好的水回來的時候,等待他的隻有一個空蕩蕩的椅子了。

“馮紹權,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吧!”

嚴初吉怒吼道,剛想追出去,身後就傳來了叫他去工作的聲音,冇辦法,他隻能幽怨的看了一眼馮紹權離開的方向就投入到了工作中。

馮紹權回到了屬於自己的辦公室,其實嚴初吉喊出那句話的時候他並未走遠,全都聽見了,不過他不在乎,助理早就在辦公室裡等著他的到來了,他坐到舒適的椅子上,雷厲風行的吩咐道。

“把手頭的項目都準備好了,我們順便接洽一下蔣霆軒,我要和他見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