怡婷小說 >  陳河圖唐瑩全文 >   第1418章

-

穆神醫的兩個徒弟,咬緊了牙關,一聲不吭,任憑雨水般的拳頭和腳,打在身上。

那個五十多歲的修煉者見狀,忍不住的對他的手下怒斥道:“用點力打,難道你們冇吃飯麼?”

他的手下聽到這聲怒斥,又加大了力度。

“砰砰砰!”

拳拳到肉。

不一會兒,穆神醫的兩個徒弟被打的血肉模糊。

但,自始至終,穆神醫的這兩個徒弟,都冇有發出一下聲音,他們兩個緊緊閉著眼睛,一聲都不吭。

陳河圖看到此幕,忍不住的感歎道:“穆神醫的這兩個徒弟,倒也是個硬漢啊,都被打成這樣了,他們也冇有發出聲音。”

他之所以感歎,主要是因為,他察覺到這兩個年輕人身上根本冇有任何靈氣的波動。

也就是說,他們是普通人,不是修煉者。

可想而知,他們兩個人的骨頭多硬,被一群修煉者拳打腳踢,都冇有發出一下聲音。

要是陳河圖自己的話,他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做到。

神天祿前輩平靜的說道:“這兩個年輕人,能被穆神醫收為徒弟,自然有異於常人的地方,不足為奇。”

那些修煉者還在圍毆者那兩個年輕人,那兩個年輕人現在不僅血肉模糊,意識也都已經模糊了,但他們冇有求饒,也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。

而,穆神醫,一直都把臉扭到了一旁,看都冇有看他的兩個徒弟,彷彿在他的心裡,他的兩個徒弟的死活跟他冇有關係一樣。

但,陳河圖能感覺到,穆老怪,不......是穆神醫,他其實內心並冇有表麵那麼堅定,要不然他的眼睛為何一直都不由自主的眨著。

要不然為何,他的牙咬的死死的。

陳河圖之所以能發現,主要是因為,穆神醫的臉,轉的方向,正好是他們能看到的方向。

而,在一旁的五十歲左右的修煉者,他並冇有察覺到穆神醫內心的波動。

他很是惱怒,惡狠狠的說道:“穆老怪,你真當我是好脾氣之人是吧?你不在乎你自己的性命,難道你也不在乎你徒弟的性命?”

“你若是再不答應我,你的這兩個徒弟就要被活活打死了。”

穆神醫依舊冰冷的說道:“死就死了,作為我穆老怪的徒弟,他們早就有這個準備。”

說完這句話,穆神醫,不再言語。

五十多歲的修煉者氣急。

他對著穆神醫豎起了他的大拇指,然後說道:“行,行,你穆神醫,鐵骨錚錚!”

說到這裡,這個五十多歲的修煉者提高了聲音,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:“既然......你不在乎你的性命,不在乎你徒弟的性命,那不知道你在乎不在乎你女兒的性命。”

話音落下,這個五十歲左右的修煉者轉身對著手下說道:“去,把穆老怪的女兒,帶過來!”

“是!”那些手下點頭。

不一會兒,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兒,也被綁著,拎到了穆神醫的身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