怡婷小說 >  傲劍狂尊 >   第838章 何為魔

-

片刻之後,心魔和魔童再度走了出來,看著已經恢複平靜的林天也是平靜地點了點頭。

“徒兒,現在感覺如何?”

心魔老人笑眯眯地看著他,就連這傢夥也看不出來那魔魂已經被林天給壓製住了。

“感覺力量增強了許多,這一切都得多謝師父的恩賜!”

“嗯,現在你的境界已經處在中位神的巔峰,若是繼續修煉的話說不準什麼時候就可能突破到上神了。

現在這個境界剛剛好,在進入葬乾窟之前萬不可突破。”

聽到這裡,林天忍不住眉頭一皺:

“不知師父這是何意,倘若我突破到了上神,實力必定會暴漲,如此一來也好為您奪取寶物啊!”

心魔直接擺了擺手,依舊是笑眯眯地說道:

“看來你還是不太清楚那葬乾窟的情況,為師便給你再贅述一遍。

如今魔道勢弱,除了那幾個已經億萬年不出世的老怪物之外,就算是神君境的大能也冇幾個。

而那葬乾窟裡那位卻是真正隕落的神王,傳聞他的墓裡就有突破至神王的秘密。

雖然突破神王冇幾個人相信,但若是突破到神君還是有可能的。

隻是神王卻是身死而意不滅,有他的意誌存在,神君神尊都不敢輕易進入其中。

上次我便給你說了,進入其中的強者最好處在上神到至天神之間,既有些應付危局的能力,又不容易引起魔帝意誌的注意。

而現在你的境界隻有中位神,某些時候此其他人要更加安全。

而且論實力也足以達到巔峰上神的程度,一切都正好合適。”

聽到這裡,林天也是釋然地點了點頭,如此一來的話,那他還真有些優勢。

不過很快,一旁的青團就給他潑了一盆冷水:

“你先彆急著得意,要知道那葬乾窟光聽名字就是凶險無比。

更何況敢進入其中的那個冇兩把刷子,都是那些魔道勢力精心挑選的弟子。

雖然他們大多都隻保留在上位神的境界,但基本都是刻意等著這一天而不突破的。

尋常上神若是遇上他們,一隻手就可以捏死一堆。

有的甚至能夠在關鍵時刻選擇直接突破,到時候一個至天神的力量就更不好招惹了!”

“看來是我想的有些簡單了!”

林天也收起了自己不該有的想法,以這些魔域霸主們的頭腦,他能夠想到的對方肯定也不會疏漏。

“不過你也不必擔心,爺爺在魔域也是響噹噹的人物。

他對那葬乾窟還是有些獨到瞭解,憑藉他的經驗,你我二人也不會比其他人差!”

林天也是點了點頭,有這老魔頭的指點,的確會在那葬乾窟中會多些活命的機會。

隻是他更是清楚,不管自己能不能替他將東西弄出來,等到此事一結束,隻怕自己就是小命難保。

必須得想個辦法逃命才行,至於那葬乾窟裡的寶貝,那也得有命花才行。

“師父,不知道您想要的是什麼寶物,徒兒一定拚儘全力為您弄到手!”

到了這個時候,林天也是趕緊表忠心,反正說幾句漂亮話又不費力。

心魔滿意地點了點頭,隨即便道:

“具體是什麼東西為師也不清楚,不過那肯定是天魔帝最看重的寶物。

爾等若是能夠堅持到最後,自然會明白什麼是為師想要的。”

林天也是一愣,冇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結果。

不過仔細想想的話,對方的話的確有些道理,能夠幫助神尊突破到神君境的寶貝,放在哪裡都是最閃耀的存在。

“徒兒記住了,一定會捨命將東西帶回來。”

“哈哈哈,好,你能夠有這樣的心意為師也不算白費苦心栽培。

等你從那葬乾窟裡回來之後,那陰龍髓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!”

“多謝師父!”

林天假意感謝,老賊老頭到現在還在給他畫大餅,隻可惜自己不吃這一套。

等自己逃出生天了,一定要想辦法將體內那邪念魔魂給清除掉,不然始終是個隱患。

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心魔便是對林天二人進行嚴苛細緻的教導。

為了能夠讓林天二人能夠順利的闖過葬乾窟,老頭子幾乎冇有保留,將裡麵可能遇到的凶險和應對辦法都羅列了出來。

不僅如此,他更是將二人的各個潛在對手的資訊都弄到手,基本都是各大種族培養出來的高手,一個個都擁有超乎常人的手段。

聽著老傢夥的講解,林天心中還是留存了一絲感激。

光是這些隱秘資訊,就足夠讓他避免了許多坑,在對上那些高手之時也有所防範。

隻可惜老傢夥肯教導這麼多,隻是把他當做一顆棋子而已,一想到這裡,林天心中的感激之心頓時就煙消雲散了。

除了傳授這些經驗之外,老傢夥在這大半個月的時間裡,更是會模擬那些魔門高手的手段與林天交手,甚至是故意偷襲。

一開始林天也是防不勝防,在不敢暴露底牌的情況下經常是難以招架。

而老頭子也的確是隻用與那些高手相當的力量,各種詭異的術法神通打得他節節敗退。

不過好在林天的腦子反應很快,在不斷的吃虧之中很快就將這些術法的特性給理解下來,同時也變得更加警惕。

在被心魔老人抓來的這段時間,他的成長與經曆都算得上波瀾起伏,對心境的曆練更是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而在緊張的訓練之中,時間很快就過得差不多了,一個月的時間轉眼即逝。

“走吧,是該去見見那些老朋友了,能教給你們的老夫都已經儘力了,爾等不可讓我失望啊!”

心魔帶著幾分嚴厲的眼神朝林天和青團分彆看了一眼,其中意思不言而喻。

片刻之後,三人便徹底離開魔窟,一路往葬乾窟飛去。

在這中途,林天可以看到不少魔道高手都在朝同一個方向趕路。

若是放在中央大世界那些神州,這一路便可看到不少人會結伴而行,彼此攀談。

不過在這裡,所有人都顯得非常冷漠。

除了幾個自己人之外,幾乎冇有任何的交集喧嘩,這本就陰沉的魔域顯得更加死氣沉沉。

而當兩波人馬要接近之時,彼此也會迅速岔開,通常都是弱勢的一方遠遠躲開,強者便會越發豪橫。

在這裡,氣息越強大也就越冇有人敢來招惹,很多高手都是肆無忌憚地散發著氣息,與中央大世界很多人選擇低調的方式也不一樣。

以心魔的氣息,根本就不需要刻意,其他人稍微感受到些許氣息之後,就會立刻惶恐地躲開。

一旦有反應慢點的擋路,他更是隨意殺人,眼皮都不抬一下。

強者主宰弱者,在哪裡都是統一的規矩。

隻是像心魔這樣肆意殺戮還是太過霸道了,然而這裡的生存法則就是如此,擋了大人物的道被殺,隻能怪自己倒黴。

跟著心魔老人飛了幾個時辰之後,林天也逐漸地深入到魔域之中。

“到了!”

就在這時,老魔頭放慢了速度帶著林天二人朝一片漆黑的大海落下去。

在他們到來之前,這裡就已經烏泱泱地彙聚了數不清的魔物,一個個造型古怪,不過大多數還是以人形為主。

當他們落下之時,林天就感受到大量氣息恐怖的超級強者,比起混沌雷獸族去見族長那次還要大場麵!

在這些人之中,那些地位高的大勢力非常明顯,都是占據一個顯眼的位置,周圍也冇人敢靠近。

一個個強者裡三層外三層地將這裡包圍,的確是個聚會的好地方。

當心魔老人三人飛來之時,那些實力不夠的勢力都是迅速讓開道路,大多都對這麵目醜陋的老怪物十分畏懼。

看著強勢登場的心魔,林天也是看得有幾分羨慕,也不知何時自己也能夠如同這般風光。

當他產生這個念頭之時,原本被至高劍意壓製的邪念魔魂頓時就開始掙紮起來,在他的耳邊發出誘惑的聲音:

“既然想要和他一樣風光,那就放我出來,一起選擇最快的手段提升實力,一起製霸天下!”

被這道魔音入耳,林天也趕緊停止了胡思亂想,以免讓那道魔魂被放出來了。

“心魔老弟,可有一段時日冇有見到你了,可是讓老哥我想念得緊呐,趕緊過來熱鬨熱鬨!”

一個看起來像個樹妖,頭上還長著兩塊石頭的老頭子忽然開口,看起來似乎和心魔非常熟悉。

而當林天看過去之時,卻是忍不住皺眉,要說心魔老人這個大胖子麵目醜陋,在這傢夥麵前都能稱得上眉清目秀餓了。

這傢夥身上冇有一處傷疤,但就是禿頭齙牙歪嘴乾樹皮湊到了一起,渾身臟得如同才從茅坑裡爬出來一樣。

若是如此,林天也不會以貌取人,但這傢夥的身邊竟然還鶯鶯燕燕地彙聚著大批美女。

這些女人一個個身材火辣容貌一絕,卻都跟看到了心中的白馬王子一樣,對這個醜老頭充滿了迷戀,任由他為老不尊地當著所有人隨意玩弄。

這種強烈反差,看得林天胃裡一陣不適,不得不感歎力量是個好東西。

不過這傢夥雖然長得很別緻,但那一身氣息卻是實打實的神君高手,也難怪敢稱呼心魔為老弟!

“哈哈哈哈,黑魔君老哥還是威風不減呐,看起來實力又有所精進了,讓老弟我好生羨慕啊!”

心魔也是樂嗬嗬地飛了過去,兩個老傢夥看起來跟過命兄弟一樣,不過林天卻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這兩個傢夥隻是表麵客套,哪裡有半分友情可言。

“老哥這是從哪裡找來的女弟子啊,一個個竟然全都是極陰之體,想必對您的功法修煉很有好處吧。”

“哈哈哈,還算不錯,除了用來修煉,其他時候也用不上。

既然你來了,自然得好好招待一番才行,快給心魔大人嚐嚐我準備的佳釀!”

黑魔君一揮手,立刻就有一個女人端了一個玉碗放在二人麵前。

就在林天有些疑惑之際,下一刻的操作卻看得他目瞪口呆。

隻見另一個女人直接走了過來,隨即拿刀毫不猶豫地切開自己的脖頸。

一瞬間濃稠的鮮血便自動湧入那玉碗之中,散發著奇異的藥香味。

而那看似普通的玉碗在承接這麼多鮮血之後,更是絲毫看不到要溢位來的模樣,直到這個女人將自己所有的血全都放乾為止。

僅僅數秒時間,那漂亮的女修就徹底流乾了鮮血,隨即失去生機跌下長空。

更詭異的是那女人的臉上,竟然還帶著滿足的笑容。

不過很快下方就有一個強者化作大蛤蟆,一口將那屍體給吃得乾乾淨淨。

麵對著這一切,林天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,不過其他人卻冇有絲毫神色不對。

尤其是心魔這個老傢夥,更是笑嗬嗬地將玉碗中的鮮血一飲而儘,隨即連連稱讚:

“真是讓人心曠神怡,這碗靈藥當真是美妙啊!”

“老弟若是喜歡,以後就常來哥哥哪兒做客,保管讓你喝個夠。”

兩個老傢夥完全冇有絲毫頂尖高手的體麵,一起放肆地大笑起來,將魔性暴露得乾乾淨淨。

就在這個時候,黑魔君突然看向林天二人,不過他應該是見過青團,目光並冇有在她身上過多停留。

“這位是?”

“這是老夫新收的愛徒,特意帶他出來見見世麵。

乖徒兒,還不快見過黑伯伯!”

在提到林天之時,老傢夥的眼中還是帶著幾分得意之色,看來他這次對林天還是抱著較大的勝算。

畢竟經過他這麼長時間的教導,再加上又有青團的配合,應該會有一個不錯的結果。

“晚輩林天,見過黑伯伯!”

林天趕緊上前行禮,而黑魔君也是不斷地打量著他的身體。

林天能夠明顯地感覺到老傢夥在看他的底細,也不知對方能不能看出什麼門道。

“不錯不錯,的確是個天賦卓絕的人才,等那葬乾窟開了,到時候我可就要等著賢侄的好訊息啊!”

黑魔君笑眯眯地說著,隨即假意慈愛地拍了拍林天的肩膀。

在這一刹,林天的內心頓時就咯噔一下,因為他感覺到對方好像打入了什麼東西到他的體內。

這讓他緊張起來,一個神君若是想對他下手,那絕對有一萬種死法等著他去挑!

“老哥抬愛了,徒兒冇什麼經曆,又膽小怕事,我也是讓他抓住機會曆練曆練,至於結果都不重要的。”

心魔將林天拉到了身後,同時也是一道力量打入他的體內,將黑魔君剛纔種下的術法給悄無聲息地破了。

“師父說的對,小侄什麼都不懂,就是來長長見識。”

林天跟著應和起來,兩個老傢夥頓時笑成一片,彷彿都無事發生。

而躲到心魔背後的林天已是脊背發涼,這些老賊的心眼實在是太多了,在冇有足夠實力之前,自己還是儘量彆和他們打交道。

等著兩個老傢夥隨意扯淡之際,林天也是發現有越來越多的大門大派趕了過來,這些傢夥們幾乎都是掐著時間趕到。

等他們到這裡不久之後,眼前的黑色大海就開始瘋狂震盪起來,遠遠的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,同時更有一股古老悠遠的氣息散發出來。

感受到這股力量,所有人皆是精神一振!-